粽子给爷跪下

等一个人

CP: 瓶邪(大过年的脑洞没有小哥的吴邪怎么过年。。。我绝壁有自虐倾向、、、                    

背景设定:吴邪独特的过年方式,再响的鞭炮也掩藏不住孤独的悲哀。

                                               等一个人

       长白山上下着雪,静静的,吴邪躺在白雪皑皑之中,脸冻得通红,可是他已经感知不到了。每一次来到这里,躺在纯白的厚厚的被子之上,他总是觉的这才是真实的世界。杭州的铺子,三叔,倒斗,都是镜像中的虚幻世界。只有小哥是真实的,只有长白上漫天的白雪是真实的。现在他已经不是从前的那个天真无邪了,三叔的生意被他打点的井井有条,道上的腥风血雨他也是见惯不惯,什么样的人,怎么收拾,他也是手到擒来,从不手软。人真的可以变吗?还是他只是戴着面具不肯摘下来。按理说,他现在这样处理各种场面游刃有余,再也不是从前软弱无能到处求助的吴邪,他应该高兴不是吗?可再怎么表面风光,内心为什么却还是空空荡荡。最后的探险落了幕,胖子留在了巴乃,花爷依旧打点着自己的家族。。。。。。每个人都似乎回归生活原味。平平静静安安稳稳不好吗?在斗里头身陷囹圄呼爹喊娘求神拜佛诅咒出去后死也在不倒斗,而生活真正归于平静之时,却不知怎么心里却显得空落落的。也许潜意识里吴邪在想,要是还能继续下斗,这样的日子还在的话,小哥就不会走吧,危险长伴左右的日子有个人在身边比安稳的日子心里却缅怀某人的日子强多了不是吗?小哥,你说呢?吴邪想到这里,边坐起身,边骂道:“他娘的,我怎么跟个小姑娘似的。”站起身来,吴邪望着插入云霄的长白山,发呆了好一阵子,然后转身离开了。

      自从小哥进了青铜门后,每到过年的时候他就会来一趟长白山,但他从来没再去青铜门前,他只是在山脚远远的望着这座雪山,不愿靠近, 这是想静静的在这里呆一会儿。也只有这个地方让他感到安全。也许是因为他吧,谁知道呢?

   后记:   每到过年的时候,吴邪总会失踪那么几天。街上的鞭炮越响,杭州的铺子越静。刚开始人们还会去找,后来也就渐渐习惯了。十年了,长白山的雪依旧纯白无邪。吴邪躺在白雪皑皑中,这里好安静,天为被,地为床,小哥,你觉得怎么样?


评论